首页>> >> 奔腾年代——向南向北 >> 1460 五一假期的第二天

1460 五一假期的第二天(1 / 2)

作者:眉师娘

陈雅琴感觉很累,但只要想到明天不用上班,她顷刻就没有了睡意,走进了卧室又走出来,重新坐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,把电视所有的频道按了一圈,也没有什么好看的。

她干脆拿过了笔记本电脑,把网线拉过来,插进插口,上起了网。

照例是先去新浪和网易看看新闻,再去“强国论坛”和天涯看看,也没有什么特别感兴趣的内容,接着去本地的“十九楼”看看,很多的帖子,都在发今天杭城各地人挤人的照片,陈雅琴庆幸这些地方,自己统统都没有去。

电视频道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说再见了,陈雅琴把电视关了,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太久,也有些酸了。

她站起来,走到了阳台上,下面米市河上,那一座座张灯结彩的桥,灯光已经熄了,但米市河边,还是有不少的人来回游荡,有很多都是背着双肩包的青年男女,陈雅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找不到住宿的酒店,准备在这河边的公园里过夜了。

刚刚在“十九楼”,她看到一个帖子说,今天杭城所有的宾馆酒店爆满,很多人都找不到住的地方,大惊小怪的,陈雅琴看着下面的这些人,却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,要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就是这样,在这河边走走坐坐,过一个晚上那也挺好。

拂面的风里已经有夏天的暖意,而蚊蚋们还没有开始肆意出没。

陈雅琴伸出手在空中撩了撩,风触到掌心,微微的有点痒。

这样想着的时候,陈雅琴就想到了那天孟平送自己回去,他们去鲁迅故居和百草园玩的情景,晚上在河里摇着船的情景。

奇怪的是这么迟了,米色河上,竟然还有船在移动,这条船和那些水上巴士都不一样,这条船是条画舫,里面影影憧憧的,好像还有不少的人,说话声、笑声在这深夜,传得特别远。

陈雅琴趴在阳台上看了一会,走进客厅,把纱门拉上,站在那里却迟疑了,想不好是继续去沙发上坐着,还是去卧室,愣了一会,感觉还是没有睡意,干脆又走到沙发坐了下来,打开电脑,觉得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,就坐着发了会呆。

她站起来,走去了洗手间,过了一会,拿着一块抹布回来,蹲下来,开始用抹布擦起了地,还有桌脚、椅子脚、沙发脚和踢脚线,淡蓝色的抹布,很快就变黑了,这让她大有成就感,也才想起来,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搞卫生了。

一搞起卫生,人也好像没有那么累了,她把地擦完,接着擦桌子和茶几还有柜子,退回到卫生间里意犹未尽,干脆把抽水马桶也用刷子,细细地刷了一遍。

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,她把自己搞得满头大汗,看样子今天晚上,她还需要洗第二个澡。

等到把澡洗完,头发吹干,倒在床上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,她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,躺在那里,几欲昏迷过去,但想到明天不用上班,陈雅琴马上又没有了睡意,她在床上坐了起来。

……

陈雅琴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钟,想到昨天在“十九楼”上看到的那些图片,还有从下面米市河边传上来的,门都关不住的嘈杂的声音,陈雅琴就不想出去了。

但她也不想继续吃方便面,想了想,用电饭煲熬了一锅粥,把冰箱里还有的三个鸡蛋,都煎成了荷包蛋,这就可以对付一餐了,晚上就等晚上再说,大不了再去杭城中心吃潮州菜,那里没有什么人。

粥熬好了,陈雅琴没有捧到沙发上去吃,而是端到了餐桌上,拿过笔记本电脑,打开交易软件,一边喝粥,一边看看前一天外盘的情况,特别是原油,她看到原油还在上涨,心里就有隐隐的不安。

这种长假期,国内放假了,但国外的市场依然我行我素,最怕的就是外盘变化剧烈,你看着束手无策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,预计着它们会怎样影响节后的内盘,那种感觉,就像凌迟,当然,也有相反的可能,那就是外盘在飞涨或暴跌,而你恰好又做对了方向。

那就是,你在睡着的时候,喝粥的时候,搞卫生的时候,无所事事的时候,你的荷包都在鼓起来,节后,肯定会有一个高点或者低点,让你亢奋。

陈雅琴摇了摇头,轻轻地叹了口气,像他们现在这样,节前重仓已经是大忌,世界风云突变,谁知道在这四天当中,国际上会不会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,会不会有黑天鹅遮天蔽日,如果有,那节后肯定就是一个跳空盘,触目惊心。

陈雅琴接着浏览了几个新闻网站,还好,世界和平,风调雨顺,没有什么可能会影响金融市场的事件发生,如果只是这样,只是原油的上涨,没有其他的事件叠加,那节后的天胶,即使上涨,涨幅也是缓慢的,还有机会调整。

粥和荷包蛋下了肚,陈雅琴的肚子饱了,人却感觉到说不出的疲累,四肢无力,她连桌上的碗筷都没有收拾,就站起来,走到了沙发那里,倒下去,一个人的时候,陈雅琴觉得沙发真是比所有人都还可靠,还要值得依靠。

累了困了,她会走向沙发,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走向沙发,感觉到有些寂寞的时候,也会走向沙发,还需要什么男人啊,男人有沙发可靠吗,有沙发这么值得信赖吗?

这两天的作息,打破了她惯常的习惯,这种特别容易感觉疲累,陈雅琴知道,是生物钟紊乱带来的,紊乱就紊乱吧,不是放假了吗,要你管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